主页 > IT未来 >生孩子多疼?《白鹿原》的轻鬆,路遥笔下的好玩,萧红笔下的可怕 >

生孩子多疼?《白鹿原》的轻鬆,路遥笔下的好玩,萧红笔下的可怕

2020-05-22 21:14:37 来源 : IT未来 点击 : 639

女人分娩有难有不难,产前阵痛也有厉害有不厉害。看几部文学作品里的相关描述。

1.不怎幺疼的

陈忠实的《白鹿原》中,在白嘉轩的第七个老婆吴仙草看来,「生小孩就跟拉屎尿尿一样用不着惊慌失措,到屎坠尿憋的时候扯下裤子排泄了就毕了,不过比拉屎尿尿麻烦一点罢了」。

也确实,吴仙草自己生孩子特别简单——

结婚一年后,这个小厢房厦屋的士炕上传出一声婴儿尖锐的啼哭。仙草心安理得地享受了婆婆白赵氏无微不至的服侍。

坐满了月子,跳下炕来的时候,她容光焕发,挺着两只饱满肥实的乳房,完全是一个动人的少妇了。

——这样的分娩,真跟玩儿一样。

2.正常疼痛的

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中,孙少安的妻子贺秀莲生产不像吴仙草那幺简单,而是出现了产前阵痛,好在疼痛感比较正常,生产也顺利。

不过,中间出了个有意思的「笑话」——

少安一口气跑回家后,见他的秀莲正满头大汗在炕上打滚叫喊。他立刻叫母亲準备东西,赶紧去石圪节医院!

秀莲躺在炕上呻吟着,问丈夫:「医院里接生的是男大夫还是女大夫?」少安气得嘴一张,都不知道该怎幺回答妻子这愚蠢的问话。

「要是男大夫接生,我就不去!我让妈在家里给……哎哟哟……」

「哈呀!你简直是……」少安脸色煞白地喊叫起来。

到了公社医院,医生检查完毕,就用手推车把秀莲带进了产房。秀莲看大夫是个女的,也就平静了下来。

——此后,秀莲顺利产下一个男婴。

3.异常疼痛的

萧红的《生死场》中,写了一个乡村女子生产的过程,读来让人毛骨悚然——

这是我读到的关于女人分娩过程的最可怕的一段文字,它给人的震撼,不止感官上的,更是心灵上的。

4.昏晕中自然产子的

武侠小说中的人生远比现实社会中的恣意奇妙,连女人生孩子都是。

譬如《射鵰英雄传》中,郭靖居然是在母亲李萍晕厥状态中自然产下——

她(李萍)跑了一阵,只觉腹中阵阵疼痛,再也支持不住,伏倒在一个沙丘之后,就此晕了过去。

过了良久良久,悠悠醒来,昏迷中似乎听得一阵阵婴儿啼哭的声音。她尚自迷迷糊糊,不知是已归地府,还是尚在人间,但儿啼声越来越响,她身子一动,忽觉胯间暖暖的似有一物。

这时已是夜半,大雪初停,一轮明月从云间钻了出来,她斗然觉醒,不禁失声痛哭,原来腹中胎儿已在患难流离之际诞生出来了。

此后,李萍自己咬断脐带,在大漠风雪中,居然将婴儿养活了。这才有了 此后的大侠郭靖。

5.麻油豆腐皮能减疼?

女人生产是个痛苦的过程,于是一些减疼偏方就产生了。

《围城》中,方鸿渐的父亲方老爷子就从《镜花缘》的奇方中找到一个,并用在三儿媳妇身上——

「三媳妇既然有喜,我想这张方子她用得着。每天两次,每次豆腐皮一张,不要切碎,酱油麻油沖汤吞服。这东西味道不苦。可以下饭,最好没有,二媳妇也不妨照办。」

「这方子很有道理:豆腐皮是滑的,麻油也是滑的,在胎里的孩子胞衣滑了,容易下地,将来不致难产,你把这方子给她们看看。」

现代医学发达了,已有缓解女子生产痛苦的手段,据说还有无痛分娩。

想来,方老爷子的可笑药方、贺秀莲对男医生接生的排斥、萧红笔下比死更可怕的分娩过程,都将不再出现。

但不管怎幺说,女人是伟大的,因为她们承担着人类繁衍过程中最痛苦的分娩环节。

文学陈忠实萧红殭尸萧红笔下腿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