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T未来 >生孩子到底有多痛,竟逼得产妇跳楼自杀 >

生孩子到底有多痛,竟逼得产妇跳楼自杀

2020-05-22 21:14:37 来源 : IT未来 点击 : 471

一场始于疼痛的悲剧

,陕西榆林市一产妇要求剖宫产,却被多次拒绝。最终产妇因疼痛难忍,情绪失控跳楼,抢救无效过世。

从院方凌晨公布的监控视频截图来看,产妇曾下跪求剖腹产被家属拒绝:

看到这组图片,我的心情只有:屮艸芔茻。好想抓着男方家属的衣领,大声问道——

你知道生孩子到底有多痛吗?

生个孩子到底有多疼?一项调查报告显示,在产妇分娩第一产程里60%初产妇将宫缩痛描述为「承受不住,无法忍受的,极度剧烈痛苦的」。

在知乎700多条答案中,绝大部分亲历者都将这种没有任何外力协助的自然分娩所带来的疼痛形容为「断了十二根肋骨的疼痛」、「小腹曲线型爆炸疼」,以及「被人用大鎚抡小腹,抡了八小时」。

有的答友甚至将自然分娩带来得疼痛视为「一生中最黑暗的记忆」。

医学研究表明,产痛的疼痛程度仅次于烧灼的剧痛和肝肾结石的绞痛,是排名第三的疼痛。

儘管产痛带来的体验如此糟糕,但不少家长仍将其看作女性的「专利」,常以「自己当年如何如何辛苦,现在也不是好好的」的理由劝诫晚辈,忍忍就过去了,完全忽视了剧烈分娩痛所带来的危害。

剧烈分娩痛是有害的

对产妇来说,一方面,疼痛会带来体能上的损耗,造成后期分娩困难,另一方面,持续强烈的恶性刺激会给女性心理带来难以磨灭的伤痛,提高产后抑郁的发生率。

不要小觑疼痛对人的伤害,特别是心理上的。一次次小小的拔牙就让患者处于极度负向情绪(左右脑偏侧化数值大于250)中,而分娩期间,产妇可能要面对的是 10 级疼痛,而且疼痛通常需要持续数小时甚至数天,这其中所要承受的绝望非亲身经历,又有几人能了解?

(拔牙恶性刺激后的情绪状态)

早在2004年时,美国的妇产科学院就发布了一份共识文件,文件中写道:

由此可见,想要减轻分娩疼痛,就要实现安全有效的镇痛治疗。

而想要实现安全有效的镇痛治疗的前提,则是要对疼痛进行客观、有效的测量。

那幺,怎样测量疼痛?

对于体温,温度计可以告诉我们是否发热,热度多少;对于血压,血压计便能告诉你血压的数值,是否血压升高?而作为被公认为继呼吸、脉搏、体温和血压之后「人类第五大生命指征」的疼痛呢?很遗憾,还没有。

目前VAS法是比较常见的疼痛测量方法,多用于外科手术中,如果你曾经做过手术,相信你不会陌生。这其实也是一种自评表,绝非完全的客观指标,有很大的局限性。

比如,对于总是用纠结的表情和大哭来表达一切不舒适或不愉快感受的宝宝,或者痛到无法回答的产妇时,VAS就过于粗糙了。

(VAS测评表)

而且,更为麻烦的是,疼痛还会受到情绪,清醒状态甚至过去经历的影响。举个例子,田间劳作的农夫不会觉得被草划伤手指很痛,但若换做娇生惯养的宝宝,则可能会疼到哭泣。

主观心理量表的局限性使人们的目光开始转向更为客观的生理指标。

从脑电波中破译疼痛

人们将目光聚焦于大脑,研究者们相信一个更为客观、可靠的疼痛答案,要在大脑中找寻,毕竟疼痛经验最终构建在这里。

我们对此进行了深入研究。在此次研究中,我们採用了一种全新的方法:脑电疼痛指数(Pain Index)。

(麻醉监护仪上显示的Pi指数)

众所周知,人类的意识、认知和情感的变化都会在脑电波中得到体现,疼痛也不例外。

脑电疼痛指数Pi就是在对大量原始脑电波进行处理的基础上,使用多种演算法破译提取出能够代表疼痛在大脑皮层中的脑电反映的脑功能状态脑电指标。

在经过精密严谨的长期研究后,我们发现Pi能够较好的判断主观疼痛,且适用于不同疼痛类型、不同疼痛部位、不同治疗方案的患者,可面向全年龄段、不同性别的疼痛患者。

社会科学院专家李银河曾经说过:

孕育这样的文明不光需要情怀,更需要技术的守护,Pi则将这种守护化为现实。

请记住,产痛不是产妇的「专利」,产妇有权对疼痛说:NO!

榆林市剖宫产结石美国VasVas测评表大脑李银河左右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