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爱看早报 >6.12我在龙汇道遇上暴徒 >

6.12我在龙汇道遇上暴徒

2020-08-11 11:01:45 来源 : 爱看早报 点击 : 384

6月12日,我在香港经历了非常暴力的一天。以下是我当日的所见所闻。

当日我在龙汇道出席民阵的和平集会。大约下午4时许,部份示威者与警方爆发冲突,警方从立法会东翼入口向龙汇道推进,并向示威人群施放多枚催泪弹,现场浓烟四散。我和所有参与和平集会的人士都立即逃往中信大厦(中信)方向,各人争相走避。突然,龙汇道演艺学院方向传来炮弹声,使那边的人闻风立即逃往中信,令两边集会者都逃到一处,挤拥在玻璃门前。正当民阵大台呼吁警方必须克制时, 演艺方向警察向我们发射催泪弹,最少有两枚射进了人群,许多人差点就中「头奖」。很快,我脚后又来了一枚催泪弹冒出浓烟,以致现场500多人恐慌地逃入中信,现场充斥着尖叫及惨叫声,各人都被挤得难以呼吸。

周满铿摄

当时中信只开了半道玻璃门(即正常家门呎吋),数百人尝试从小门迫进中信。那一刻我知道我不可跌倒,因为哪怕只是一人失足也定必会发生人踏人的悲剧。那催泪气体更是让我快要窒息似的,加上人群太拥挤,大家也惊恐地为生存争一口气。这时,我身旁一位少女,悽惨地连续呼叫「我好辛苦!我好辛苦!救我!」原来她完全没有保护自己的预备(口罩、眼罩)「硬食」了催泪弹的攻击,痛苦非常。之后我好不容易挤进中信的大堂,大堂的人都感觉到后有追兵,大家逃到升降机前, 盼往上可逃离追击。就是这样,我们被困于中信大厦。

面对警察非理性暴力地追撃手无寸铁的集会者,令我意识到当下必须向外界求救。正当我拿起手机,WhatsApp 就传来了一帧照片︰有人头部中枪倒地、躺在血泊中。「 警察係咪痴线架?」旁边年青人愤怒地说, 旁边的少女当下哭成泪人。眼见外面的警察正无差别地射撃所有人,其实那时的我也怕死。可是,我是一位牧者,照顾他者从来是我们的天职。总要好怜悯,不能撇下软弱的,尤其是在这生死犹关的一刻。我拿起手机发短讯给太太道,「我要帮人,留到最后,不会有事的。」在没有十足把握下,我只能凭信宣告。太太秒回「支持你,我唔会叫你走」,她的回应确实是让我意想不到的。我立即帮助集会者尽快进入升降机、提供最快的资讯、大声地提醒年青人往哪走,做我所能做的。

照片来源:好邻舍北区教会Facebook

那时,一位少女在我身旁,情绪崩溃地大哭,身子一直颤抖。旁人和我也上前拍拍她,安慰道︰「有我们在,这里人很多,不用怕,我们在……」「他们是癫的!」「是的」。另一边的男生连连摇头说︰「香港今次真係玩完,冇将来了。」 我说︰「不是的,大家今天都做得好好,至少延迟了会议。 这场仗未打完呀!」我口中的是安慰,可我的心中却是沉重的,十分心痛,很真切地感受到他们的失望及委屈。 这群和平集会的年青人,只是希望表达不同意,却换来暴力、恐吓,甚至是死亡的威胁,这算公义吗?卢伟聪处长形容「暴徒」 威胁警员的生命,所以警员就向记者、学生、市民这批「暴徒」 拳打脚踼,甚至用警棍殴打、向他们发射催泪弹、甚至开枪镇压。这无疑是极权、独裁政府打压异见者的手段,绝对违反了我的信仰: 神教我们人人平等,总要彼此尊重相爱;为政者更应要赏善罚恶(罗马书13:3),如今却恰恰相反。作为牧者,我一定会站在上主公义的那方,站在抗争者的身边, 一起反对邪恶和不公义。这就是基督新教的英文「 Protestant」︰「抗议」的意思,向不公义作反抗。

这段日子,香港正在动蕩的旋涡之中。在此我有几个呼吁。

第一个呼吁对香港人。香港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年青人奋力在前线抗争,坚持不放弃,是希望可以挽回香港。当政府以暴力的手段打压他们,用催泪弹驱赶他们,但他们坚持不放弃,彼此以掌声鼓励:「香港人加油!」 年青人为将来拚上了血和汗,甚至是被捕,各位成年的香港人,我们是否也应负上社会责任,为香港的公义走出来?希望在6月16日下午2时30分维园的游行可以见到你。另外,我也邀请你参加联署,请求国际社会以《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制裁违反人权、强推送中恶法的一干人等,冻结他们在外国的资产, 禁止他们进入外地。现在这联署只欠少数签署人就能令部份主要国立法。当成功立法, 相信会对议员起阻吓作用,从而改变其投票取态,阻止恶法通过。 特别是不能上街的你,恳请你参与联署。

第二个呼吁,是呼吁外国的朋友。香港人很热爱自己的地方,可是这地方正进入黑暗:贫富悬殊、司法不再独立,人权及自由被剥夺。纵使上星期103万人上街反对,但政府依然无动于衷,仍想用暴力强迫我们接受修例,甚至不惜向平民开枪,以消灭反对的声音。更可耻的是警方公然说谎,用远远超过应该施行的暴力对待市民。请各位外国朋友,尽力游说各国政府,透过国际法例向香港或中国施压,帮助正在受苦的我们。倘若有一天你面对我们一样的窘境,我们也很乐意帮助受苦的你。

第三个呼吁,就是向信主的你发出的呼吁:请出来守护香港到底。就6月12日的游行,我已经向香港很多教会「求救」,希望大家到前线安慰受伤的、崩溃的。可惜的是不少教会指宁留在自己的地区开祈祷会。更有教牧称为保教牧的安全,是不会建议其他教牧到示威区的。这两星期我们都已经开了许许多多的祈祷会,如果有一天你有朋友跌倒,你会为他祈祷?还是扶起他?爱,是在关键时候愿意走出来,确信上主的保护;即或不然,也要按上主的教导,行公义、好怜悯、对上主心存谦卑。是的,或许真的会受伤;但比起主耶稣被钉十架的伤,这算得上甚幺?已有一批弟兄姊妹以诗歌抵抗恶与暴力,亦有部份教牧走到前线关怀。各位信徒,特别是教牧,既然警方叫我们请耶稣下来见他们,就在抗争的重要时间, 不如我们尝试一起,在关键时候,一同为香港、为信仰受苦, 可以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