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洞察前瞻 >6.12警察开枪后 廿多岁「港猪」首站出来 守住中环黑夜 >

6.12警察开枪后 廿多岁「港猪」首站出来 守住中环黑夜

2020-08-11 11:01:45 来源 : 洞察前瞻 点击 : 593

6月12日金钟大战后,晚上的中环,干诺道中出现人海,有人说这实现了戴耀廷的佔中愿望。

当晚留守中环的两名廿多岁年轻人表示,以往从未参与过社运。5年前,「我要真普选」一句话响彻金钟,他们自言那时候是只「港猪」,如今出来,是因为反送中与警察的暴力。「我平时都唔係好理政治,但见到自己嘅friend都行动嗰吓,我都心痛、心酸,佢哋中催泪弹,连续几个钟係咁流眼水。」W小姐说。

6月12日晚,人群挤满中环干诺道中,但每每有车驶入,他们都会让出路来。庄晓彤摄

6.12整个白昼,警方施放了150枚催泪弹,更出动橡胶弹、布袋弹镇压,将大批市民由金钟赶到中环,然后驻足夏悫道行车桥,与人海遥遥相对。晚上7时多天开始黑,警员似乎向前移动了一步,市民在桥口筑起越来越多路障,物料大多取至旁边和记大厦的地盘,包括工字铁、竹枝等。8时开始,现场不断有消息指警方即将清场,8时30分港铁又封闭金钟站,又有说外媒撤场、警方突然用大灯照射群众等,每隔一段时间就紧张一次。

或许是前一晚已通宵守候金钟,加上日间大战筋疲力尽,凌晨12时后,中环干诺道中的人群大部分已经散去,留下来的,部分人留守皇后像广场及至上环地铁站一带。大约12时半,有人拿着大声公说:「今日嘅目的已经达到,大家听日再见。」马路上的人便带着疲惫的身躯离开,人群更显疏落之际,又有人担心天桥上的警方会趁机冲下来。

双方对峙一整晚,警方在桥上,群众则在桥下筑起路障。庄晓彤摄

就在此时,几个女生开始捡起地上的水樽回收,有些水樽装满了水,是物资队放在路旁让人随时取用的。旁边有几个男生似乎看着不解,黑衣女生就一边倒水、一边向他们解释:「其实都係好过扔落垃圾筒架咋」、「唔清条街,之后都係清洁工人执」。凌晨差不多1时,约10个说着方言的中年人走到夏悫道路障前,开始将竹枝等搬回工地。一问之下,原来正是该地盘的工人,打算将「路障」拆件搬回地盘。

大部分人群散去之后,开始闪电、下雨,干诺道中基本上可以行车,但上不了夏悫道天桥,又有客货车司机说着:「义载去旺角!」马路中间的石壆上仍有人坐着,其中戴着头盔、口罩、眼罩的L先生及W小姐都是廿多岁。他们放工后赶来,二人都在写字楼工作,看到新闻后就在晚上10时左右来到现场。

L先生与W小姐接受访问时,刚开始下雨,他们撑起雨伞。庄晓彤摄

L先生自言一直以来都不太理政治,5年前的雨伞运动亦没有参与,「佔中嗰排,感觉始终无咁深刻,可能会觉得事不关己,就算睇新闻都好,(我)咪就係其他人口中所讲嘅港猪、政治冷感,但今次就因为睇到送中呢样嘢,法律上好苛刻。」他续解释,如果要处理台湾杀人案,只需要与台湾做移交协定,现在修例却想将中国也纳入移交範围,「即係往后嘅日子可以用任何理由拘捕喺香港嘅人,就算佢喺大陆无做过任何嘢,因为证据呢方面完全係大陆嗰边提供,香港根本无审核嘅空间,佢只係话你有证据,OK,咁我(香港政府)一定要签名,成件事好唔透明。」

他续指,自己在5月底才开始留意修例争议,6月9日的百万人大游行亦因工作无法参与,「跟住到今日,真係睇到新闻觉得实在太过份,觉得自己再唔企出嚟,可能以后无呢个机会再企出来。即係唔好听啲讲句,如果送中条例真係实行咗,以后有仔女嘅时候我哋点样同佢讲呢,我哋连争取都无争取过嘅话,同细路仔讲都无面。而家呢刻我已经做咗,但我无计,到最后假如佢实施咗,我问心无愧,起码叫企过出嚟,而唔係完全唔做、做键盘战士。」

白天里,警方施放的催泪弹一发接着一发。周满铿摄

同行的W小姐亦是首次参与社会运动,今次出来是因为觉得警方的行为太暴力,出动到橡胶子弹、布袋弹,「吓吓出晒血,心痛、真係好心痛」。她续说:「我今日睇到段片係用警棍殴打一个人,嗰吓我feel到我係心酸,其实嗰个人无做过乜嘢,又唔係有反抗,佢就咁企喺度,警察就随手拉一个嚟打。嗰幕我係劲深刻,所以唔服,咁唯有嚟接棒。」

「我平时都唔係好理政治,但见到自己嘅friend都行动嗰吓,我都心痛、心酸,佢哋中催泪弹、连续几个钟係咁流眼水。仲要唔係企前排,佢(朋友)企中间、路过陪啲同事出去都中伏,嗰吓好心酸,我又帮唔到佢咩。我又返紧工,我唔能够离开岗位⋯⋯佢坚持咁耐,佢话已经顶受唔住。」W小姐说。她又认为,只要特首林郑月娥出来回应民意,这许许多多的事情都不会发生,「其实佢係可以改变现实嘅其中一个,但佢无咁做。」

她指,有亲戚是退休公务员,而且颇高级,「我今朝先问佢哋,其实你会唔会撑(反送中),佢话,我撑但可以点?」据她说,公务员亲戚早已作最坏打算,香港情况继续变差就举家移民,自己亦都会走,「香港变到好恐怖,迟早死亡,真係早啲移民仲好,身边成班friend、同事都讲,移民係我哋香港人唯一嘅选择。」

L先生指,他持有外国签证,可以在外地长期居留,「但都係香港人嚟嘅,就算离开到几远都好,我觉得我始终係一个香港人,觉得香港係一个家,屋企被人搞乱晒,你都会唔开心,而家完全就係嗰种感觉。」

有人群聚集在终审法院外,午夜后留下来的仍然是年轻人居多。庄晓彤摄

有人将水放在中环及上环一带,让有需要人士取用。庄晓彤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