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洞察前瞻 >我们是别人眼中美好的风景吗? >

我们是别人眼中美好的风景吗?

2020-07-10 16:35:37 来源 : 洞察前瞻 点击 : 676

我们是别人眼中美好的风景吗?

在梦想与现实之间

好不容易一群久未叙旧的老友见面,大伙儿特地找一家网路盛名的咖啡店,没想到店址低调难寻里头却人声鼎沸,不免让人感到佩服。眼尖的店员马上注意到咱们这群彆扭的客人,热情地招呼我们并开始介绍店里的特色餐饮。我们是别人眼中美好的风景吗?

在梦想与现实之间

好不容易一群久未叙旧的老友见面,大伙儿特地找一家网路盛名的咖啡店,没想到店址低调难寻里头却人声鼎沸,不免让人感到佩服。眼尖的店员马上注意到咱们这群彆扭的客人,热情地招呼我们并开始介绍店里的特色餐饮。

店员点完餐前脚一走,其中一位朋友马上跟我们咬耳朵:

「听说这家老闆才二十几岁,这边店员也都好年轻喔,看起来不像兼职都是做正职的,真不知道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应该是生活没压力,家里也不需要拿钱回去吧,真令人羡慕。」看来这话题引起许多共鸣。

「当然啊,这些人家境不会太差,不然哪有可能做这种梦?你没听说现在年轻人都想自己创业,而且最喜欢开咖啡店,这幺浪漫的工作谁不喜欢,说穿了就是群好命的小孩。」另一位朋友搭腔。

我看着眼前这群朋友,其实离开「年轻人」的世界没有太久,却已经把年轻人和自己之间画了界线,他们的陈述和猜测未必有错,虽然没有具体的调查数据,不过就现实条件而言这样的判断应该所差不远。

生活有余裕是幸运,也是包袱

正当我发楞时,大家话锋一转,开始提到了自己的小孩。

「要是我的小孩跟我说要创业,我一定一毛钱都不会拿出来,想创业就凭自己本事,不然最后也是赔钱,还不是得乖乖去上班。」

「我应该会支持一下啦,不过不要念到博士再去卖鸡排,想卖鸡排早点说,不要浪费太多时间跟我的钱就是了。」

这番鸡排论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其实在座朋友的小孩们大多都还在国小阶段,我心里暗自想着也只有现在大家才笑得出来,不过这是个很好的题目,让我们好好整理心中的一些想法。

「ㄟ,我问大家,如果你是这些家境还可以、没有急迫生活压力的年轻人,那幺你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吗?」这是我的第一个问题。

大家一时愣住了,批评别人的选择很容易,但若有机会能选择自己的梦想,谁不想呢?只是这梦想是上哈佛还是开鸡排店而已,不是吗?果然主角一旦换成自己,似乎就没有那幺绝对的答案了。

想想我自己的个性不甘寂寞喜欢热闹,兴趣广泛却不喜专精,若我有机会做选择,也未必会走这条路。这些隐身在街头巷弄、不喜世俗成功之道的族群,享受生活的方式与我不同,他们能自我供给饱满的能量,不受限于外在的评价标籤,就像《刺猬的优雅》书中博学多闻的门房太太,关起门来是自己的天地,现实世界是另一个不得不存在出现的时空。

「开咖啡店或是卖鸡排要成功,也得辛苦工作吧,为什幺我们老是觉得做这些『非上班』的事很浪漫呢?」我接着说。

有生活「余裕」的状态并不是个原罪,孩子不能选择出生之家,自小也无法拒绝父母给的生活资源,若因为这些条件而无法拥有自己的人生,或许这些孩子愿意放弃所有的一切,只为能自由选择。

换句话说,若本身拥有具有优势的社会条件时,愿意放弃追求更多的金钱地位,耗费自己的时间与资本,投身于感兴趣的事情或理想,这也是实践理想、展现坚持,严格的说,这何尝不是成功的教养?

比较严肃的反省是:当我们的身分转换成父母的时候,会不会因为这些「余裕」出自于自己的给予,而不自觉地认为拥有评断的权力呢?

专业素养的背后,是选择与牺牲

我跟朋友们分享另一则故事。那天听出版社的朋友说,国际书展时某位法国作家来台,出版社安排带她到大稻埕的茶馆里喝茶,社内同事用法文向作者介绍地区历史和茶的特色,这过程里,送上茶点的服务生也听见一二,最后忍不住也用流利的法文和客人寒暄交谈。作者听见熟悉的语言分外开心,加上服务生对茶道的专业令人惊豔,也对台湾留下极深的好印象。

「会说法文的服务生耶,好有素养喔。」有人悠悠地吐出这句话。

「对啊,这跟我们常常羡慕日本的达人是不是很类似?好像日本随便一家小店里就藏着一个超厉害的专家。可是我们却阻止我们的孩子有类似的想法,难怪台湾的国宝都是老人啦!」我半开玩笑紧接着说。

我们欣羡日本人文深厚的底蕴、经典的美学,却没有想过需要多少人不求功名、没日没夜地投入自己的小世界;当我们循着网路书本造访一间毫不起眼的小甜点店、手作工坊,又怎幺会想到他们势必得经历孤独的坚持,还有同样不可避免的产业竞争。

享受这当中的苦和甜,是他们的共同选择,也是他们共同的语言。

这并不是特例。网路上曾流传一则趣闻:一位西班牙水电工下班后的「夜间身分」是小说创作者,选择这份自由职业才能挤出时间创作,每天辛苦谋生,只为延续自己创作的热情;我们口中的「业余兴趣」对他而言才是真正生活的重心,也是持续追求的人生目标。

底下的留言难得的一片掌声,但回到现实生活里我们不禁要问,创作小说为什幺需要这样的「妥协」才能赢得称讚呢?

允许孩子追求更多元的人生

不止一次,才八岁的妹妹曾经这样告诉我:

「妈妈,我以后想当设计师,可是不是赚很多钱的那种,我想要跟我的朋友一起开个小店,我卖自己设计的衣服,她们想设计髮饰和包包,这样是不是很好?」

这当然是孩子现阶段的单纯梦想,但也最贴近孩子真实的天性。我想起自己小时候的心愿,希望以后的工作都能每天唱歌跳舞,只是等自己长大了,好像反而没有追求梦想、坚持下去的勇气了。

身为父母的我们,若很幸运地能保有一些「余裕」,那幺是不是应该撑出更大的空间,让孩子能安心顺应自己的选择呢?支持孩子未必只代表财务上的支援,而是让孩子的生涯里能有更多自己喜爱的选项而已。

而把这问题放远来看,或许我们需要更多有余裕的人向自己内心挖掘深层的意义,而不是运用资源再去投资、架高社会阶级的门槛。这样的人心会更安稳祥和、社会能平静共存,这一片美好的风景才会是人,才是台湾最原始且不可取代的生命力。

家.长.的.日.常.反.思

‧每个人眼中美好的风景总是不同,我们脑海里的人生风景是什幺呢?

‧曾经受到谁的影响而改变了吗?现在的生活和这幅风景有没有关联呢?
世上没有理想的父母
作者: 罗怡君
出版社:宝瓶文化

我们是别人眼中美好的风景吗?

相关阅读